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親愛的書友:

靈氣逼人 第六百四十二章 寧為雞首,不為鳳尾為臥牛真人所寫,該章節由網友上傳至本站。

5200小說網(www.smcptn.live)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支持!感謝有你!我們永遠無彈窗!

5200文學網 5200wxw.com 您記住了嗎? 我們就是下一個筆趣閣5200頂點小說

第六百四十二章 寧為雞首,不為鳳尾

    楚歌生長在涅槃紀元的城市里,實在很難想象災厄紀元的叢林生活,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,只能干巴巴道:“聽上去,真是人間地獄,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“所謂‘人間地獄,苦不堪言’,是針對你們這種自幼沐浴在文明光輝之中的人而言。”

    白夜淡淡道,“沒有對比,就無所謂苦樂,只要習以為常,任何事情都能變得天經地義,甘之如飴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覺得叢林生活有什么艱苦或者不幸,我們這些放養在天地之間的野孩子,在山澗和深林之間,照樣擁有自己的樂趣——事實上,倒是后來靈氣枯竭,綠潮退散,外來者的進入,才徹底毀掉了我的童年,亦令我的命運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劇變。”

    楚歌猶豫了一下,還是道:“我知道,你的父母好像是死在和外來者的沖突里?”

    “‘沖突’談不上。”

    白夜笑了笑,道,“并沒有這么狗血的劇情,什么因為父母死在和外來文明的沖突中,導致我的性情大變,覺醒了反社會人格之類——沒這么夸張。

    “叢林生活,原本就既艱辛又危險,家鄉的人們很少有活過四十歲的,我父母那時候,早已在瘴氣、毒霧、沼澤和蛇蟲鼠蟻的威脅下,掙扎了太久,原本就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綠潮退散,外來者重新進入我的家鄉,摧毀了我們用幾十年習慣的生活方式,也帶來了大量外界的細菌和病毒,掀起了一場場小規模的流行病。

    “誰也說不清楚,我的父母究竟是病死,衰竭而死,還是別的什么緣故,我也不準備把這件事記在任何人的賬上——地球聯盟成立之前,災厄紀元最黑暗的十幾二十年,原本就是一盤糊涂賬,誰都理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說,父母的死,對我而言,就意味著童年的終結,從那一天起,一個懵懵懂懂的野孩子,離開了熟悉的叢林,來到陌生的城市,開始了一段漫無目的,隨波逐流的旅程。”

    楚歌小心翼翼道:“你在那所‘天才學校’里的經歷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,天才學校里的訓練雖然辛苦甚至痛苦,但也沒有叢林生活那么朝不保夕,危機四伏,事實上,我是到了天才學校里,才生平第一次能頓頓都吃上飽飯,單從物質層面而言,我在天才學校過的簡直是天堂般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白夜苦笑,“不過,生而為人,和野獸最大的區別,便是我們不止追求單純的物質——你應該可以想象,一個原本天生天養,自由散漫的野孩子,忽一日,進入了高樓大廈鱗次櫛比,方方面面都是規矩的大城市,會受到多少嘲笑和歧視,又會感覺自己和周遭世界有多么格格不入,特別是在他還覺醒了一種非常罕見的超能力,能隨心所欲把自己的靈魂,灌入動物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嘲笑和歧視,我并不在乎,別人欺辱我,我會用更加狠辣十倍的手段,毫不留情地還擊——和叢林中的蟒蛇還有獵豹相比,這些出生在大城市,養尊處優的少年們,就算比我大三五歲好了,我都不曾把他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過,城市的法則和叢林的法則實在大不相同,令我無時無刻不生出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,甚至令我無所適從,找不到生命的意義。

    “不錯,后來我按部就班或者說隨波逐流地加入了特調局,修煉出了越來越強大的超能力,完成了一件又一件任務,也獲得了數不清的榮譽、地位、權力和好處,但我從未真正理解,自己為什么要做這些事,更沒有發自內心想去做這些事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成為一名王牌移魂者,僅僅因為我擅長移魂而已,‘擅長’和‘發自內心的熱愛’是兩碼事,你能理解嗎?

    “我也曾學著別人的樣子,娶妻,生子,嘗試過一種比較‘正常’的生活,但我欺騙不了自己,也欺騙不了妻子和孩子,我們的婚姻最終破裂了,大家和平分手,彼此都長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總而言之,回顧我的前半生,就好像自從童年終結,走出叢林開始,我就一直在學習、在模仿、努力嘗試去當一個文明光輝照耀之下的現代人,但無論我怎么努力,就是學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,你也不想學。”

    楚歌道,“你只想回到童年時代,那個既危險又精彩的叢林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。”

    白夜閉上雙眼,僵硬的臉頰上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,“越是長大,越是深入所謂文明人的生活,我越是麻木,回首往昔,仿佛只有在童年的叢林中,我才算是真正地活著。”

    “鼠族呢?”

    楚歌出其不意地問,“地底世界的鼠族王國,是你找到的‘叢林’嗎?”

    白夜愣了很久,仿佛經過楚歌的提醒才恍然大悟,喃喃道:“沒錯,被你這么一說,我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對鼠族文明念念不忘,因為長牙王國的夜光城,這個地方實在和我自幼生長的叢林很像。

    “四周都是危機四伏,布滿了陷阱和野獸。

    “困頓其中的人類或者鼠族,雖然擁有微弱的文明之光,仍舊需要竭盡所能,掙扎求存。

    “面對巨大的黑暗,我們不得不絞盡腦汁,團結一心,利用每一點資源,才能艱難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“而正是在這種弱肉強食,戰天斗地,掙扎求存的過程中,我們才更能領悟到生命的意義。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地球實在太大,地球聯盟實在太強,人類社會實在太復雜了,千萬座車水馬龍、熙熙攘攘的城市共同組成了一臺超級精密的機器,我們所有人都只是這臺機器上一個微不足道的零件,無論我們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,都未必能影響這臺機器的運行,身為零件的人們,很容易發現自己的生命毫無價值和意義。

    “鼠族文明卻不同。

    “長牙王國是如此弱小,又是如此生機勃勃,我們做出的每一個選擇,都有可能對它造成翻天覆地的改變,以至于將鼠族文明的歷史,引入另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“即便人類世界中的籍籍無名之輩,都可以成為鼠族文明的締造者,救世主,創世神,國師,國王,將軍,名垂青史的風云人物,而且,因為鼠族文明的進化速度,遠遠比人類文明更快的緣故,我們的所作所為,很快就能收到反饋——還有什么,比親手締造歷史,更加精彩和有趣呢?

    “總之,人類文明可以失去一個‘王牌移魂者白夜’,鼠族文明卻不能缺少他們的‘不死將軍’,兩者權衡,我寧愿選擇以鼠族的形態獲得新生,而不是重回枯燥乏味的人類世界。”

    楚歌聽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半天才把下巴重新托起來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白夜說的不無道理,正所謂“寧為雞首,不為鳳尾”嘛,對白夜這種生無可戀的中年男子而言,以“不死將軍”的身份,在地底世界重生,展開一段精彩刺激的鼠族文明之旅,想想是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一說,我就完全明白,而且相當愿意支持你的選擇了。”

    楚歌道,“只可惜,我人微言輕,也當不了特調局,軍方還有議會的家啊,再說現在,國師帶著軍方烏鴉部隊和各個有關部門的力量,已經深入地底,和鼠族文明展開接觸了,無論你愿不愿意,人類文明的觸手終究會死死纏繞住鼠族文明的,你想要以不死將軍的身份華麗回歸地底世界,去過逍遙自在,無憂無慮的生活,恐怕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但是呢,我們換個角度來思考,我發現上頭希望你做的事情,和你自己愿意做的事情,似乎并沒有太大矛盾,你仍舊可以當‘不死將軍’,只要當一個忠于人類文明,忠于地球聯盟的不死將軍,那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啊!”
女校剑道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