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親愛的書友:

矩陣游戲 第一百零九章 穿越者的奇幻冒險為剎那輝煌所寫,該章節由網友上傳至本站。

5200小說網(www.smcptn.live)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支持!感謝有你!我們永遠無彈窗!

5200文學網 5200wxw.com 您記住了嗎? 我們就是下一個筆趣閣5200頂點小說

第一百零九章 穿越者的奇幻冒險

    不說無辜躺槍的母親,反正大晉王朝的兩個繼承人之間的互相關系,已經勢成水火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是兩個繼承人,是因為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,皇帝一次次的駁回關于請求立皇子為太子的奏疏,并且對于皇子的表現也是越來越失望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不是瞎子,或者應該說眼光最毒辣的就是他們了。

    盡管也是對于大晉可能出一位女帝這種事情感覺到驚駭,然而仔細琢磨一下似乎問題也不是太大,畢竟這世道已經不是以前的世道了,變化太大,跟不上時代的人都已經被淘汰拋棄了。

    傳統是什么垃圾?

    祖宗法制又是什么狗屎?

    真要是遵循傳統,堅持祖宗法制不能變的話,大晉怕不是還是百年前那樣軟弱成風,投降派大行其道還得意洋洋的說自己才是正確的,賠點錢割塊地送些女人財物,就能夠避免打仗,勞民傷財……

    別人怎么能夠理解他們的良苦用心,理解他們為國為民的崇高理想?

    然后太武圣皇帝選擇了不理解,覺得還有更加好的方法,例如說讓自己變成強勢的一方,逼迫別人不敢和自己打,割地賠款……這樣似乎更加爽。

    于是那些傳統,那些祖宗法制,那些叫囂著以和為貴、仁義道德的老頑固,全部被砸碎了,被砍翻了,被徹底清理了出去,大晉王朝才會變成現在的這副蒸蒸日上,如日中天的強勢模樣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一朝天子一朝臣,之前的那些投降派、那些清流大臣都被清理一空了,現在的朝野大臣們才能夠有機會上位。

    他們自然不會愚蠢到走上那些傻10前輩的丟人老路,那已經證明是行不通了的,跟不上皇帝腳步的人,只會被淘汰。

    所以,在太武圣皇帝表現出這樣的傾向之后,哪怕是再怎么頑固的老臣,在奏疏被接連駁回好幾次之后,也都沉默了下來,默認了這種趨勢的演變。

    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太武圣皇帝也不會說傳位之后,就再也不管俗事,只是功成身退,會將更多的時間花在修煉一途上而已,如果是什么的情況,那么該出手的還是會出手。

    在這個大前提下,長樂公主繼承大統,登基稱帝,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以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正是察覺到了這樣糟糕的形勢,那位皇子在近幾年來才會顯得這么的氣急敗壞,因為他急紅了眼睛。先前只覺得父皇膝下只有他自己一個兒子,繼承大統對他來說是十拿九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——生生者不生,殺生者不死。

    越是強大的生物,數量族群就越是稀少。同樣的道理,修為越是高深之人,就越是難以擁有子嗣。

    太武圣皇帝也是因為是仙劍派祖師的親傳弟子,得到那位絕世地仙賜下的寶藥,才能夠在修為絕頂的情況下,也得以成功留下血脈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事可一而不可再,所以皇子也就自然沒了任何的警惕之意,甚至還因為覺得自己是欽定的下一任皇帝,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反而還放縱了自己,縱情聲色犬馬,胡作非為……結果導致了今時今日的這個局面。

    皇子一派自然是相當不甘,并且覺得與其讓皇子洗心革面,挽回聲望,似乎還是直接打壓除去唯一的競爭對手要來得保險,而且見效極快……畢竟要是長樂公主被除去了,那么不管皇子再怎么糟糕,大晉王朝也只有一個繼承人了。

    只能夠說,不管時代怎么發展,抱著“我自己再怎么窩囊都好,但只要我除掉了所有競爭對手,成功的那個就一定只有我”的想法的人,永遠都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提升自己又累又沒必要,干掉競爭對手才保險。

    但是長樂公主也不是吃素的,被惹火了的話就會毫不留情的還擊,而且她本身實力高強,手腕高超,往往都是她能夠占據上風,狠狠的教訓那個窩囊廢弟弟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的,一直都在吃癟受挫,皇子身邊的人自然也就離心離德。

    反而是長樂公主卻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好,選擇投向她的人也越來越多……這自然更讓那位廢物皇子目眥盡裂,暴跳如雷,但越是這樣,他就越是急于求成想要劍走偏鋒。

    像是賭紅了眼睛的賭徒,輸的越多就越是恨不得將更多的賭注壓上去,期望一次性翻本。

    雖然都是一些昏招,但是在使用者喪心病狂已經失去理智的情況下,就連長樂公主也是覺得麻煩到了極點,棘手不已——

    就像是面對一個瘋子,誰都不會認為他有什么智慧,但是卻更加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事情來……所以,為免自己也要提心吊膽,生怕哪天一覺醒來就聽到十個八個的壞消息,長樂公主覺得這場無意義的爭斗也該是落下帷幕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只有她徹底摘取勝利果實,讓那個蠢貨徹底的絕望,后者才不會因為“還來得及”、“還有希望”這樣的人生錯覺,去歇斯底里的發瘋,總是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來。

    而今天夜里,她的父皇也似乎是徹底的下定決心了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師尊前些日子給朕占了一卦,告訴朕若不盡早做出決定,就必然是雙龍奪珠,骨肉相殘的局面……”

    帝皇感慨著這么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說朕什么都好,唯獨在這種事情上有些優柔寡斷,本來打算眼不見心不煩,但是又不忍心大晉毀于一旦,所以才告知一聲……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,但是朕也的確是要有所決斷了。”

    這就是半刻鐘之前,所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盡管帝皇仍然沒有說透他到底有了什么決斷,長樂公主也充分明白了父皇的意思,頓時覺得心中大定。本來就要做的事情有了父皇的支持,那就完全沒問題了。

    心理壓力什么的……那是不可能有滴。她可從來不覺得那個蠢貨是自己的弟弟,對其施以社會的毒打也是毫無心理負擔。

    不過——

    “父皇的師尊嗎?”長樂公主嘆了口氣,對于那位傳說中的人物倒是神往已久,卻就是一直沒能夠一見。

    而且還多少有些小郁悶,以她的資質理論上來說也應該夠資格加入仙劍派,成為那位絕世地仙的親傳弟子了的,但是因為某種原因……

    簡單地說,就是她不可能和自己的父親成為師兄妹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位公主很快的就振奮精神,開始連夜規劃自己的江都之行,考慮著怎么調查秘經第七章的下落,應付那邊絕對會開始混亂起來的局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后天返先天,將游走全身經脈的浩大內力通通轉化為先天元氣,這么一來,世俗武者已經不是對手……”

    臨江城,趙府。

    趙嘉澤在這天的深夜,結束了修煉,睜開雙眼,眼中有著神光閃爍,顯得很是亢奮。

    “難怪練武的打不過修仙的,煉氣入門就直接是先天之境,按照我的估算,也就是王重陽、張三豐兩個變態可能在最巔峰的時候超脫了宗師境界,成為了先天武者,結果這個世界的元神大道光是基礎入門就直指先天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著身周空間里充斥著的元靈之氣,趙嘉澤微微一笑,似乎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系統果然給力,雖然推演這么高級的功法只會導致系統徹底卡死,癱瘓,然后重啟,讓他心心念念的推演殘缺功法,用一章推演七章的夢想直接落空。

    但是反過來,從其中衍化、拆解、簡化版本,卻勉強還是可以做到的,就是解析速度慢得出奇——

    他曾經只是見過郭靖使了一式降龍十八掌,就以此作為根本推演出了完整版本的丐幫絕學,用時不足半個小時。現在反過來,不是以殘式推演完整版,而是要從完整版里拆解出簡化版本的修行法,卻愣是卡住了系統整整一個多月。

    才最終打印出了一份關于煉氣境界的修行法,至于更加后面的煉形境界和煉神境界,也不知道過兩年之后能不能夠成功推算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趙嘉澤現在倒是暫時滿足了,繞過那些宗門朝廷,自己悄悄的走上了修行之路,這就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    況且這世間無數前人先賢苦心孤詣,耗盡心血,窮盡人力物力,也不知犧牲了多少才慢慢琢磨出來的元神大道修行法,他自己一個人靠著系統傍身,一個多月就推演出來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這還有什么不滿意的?

    再有就是得益于武道基礎,一身內力,他還避開了一個修行者的難題。那就是感應氣機,溝通天地之間的元靈之氣,如此方可開啟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簡單地說,就像是很多小說里,魔法師都要測定元素親和力的資質那樣,不然的話,元素都不鳥你也不帶你玩,還談什么魔法呢?

    凡人要是沒有那份資質,感應不了天地間的元靈之氣,自然也就談不上引氣入體,開啟修行者的一生了。但是趙嘉澤卻利用自己曾經采百家之所長,練習的某些武功的特性,直接避過了這一關。

    別人是努力感應靈氣,然后修出靈力,他卻是先將自己的一身內力從后天返先天,先修出靈力,再去感應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步驟調換一下,就什么問題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“煉氣境界大成還需要時間打磨,后天內力轉化先天元氣總歸是比例太坑了,不可能填滿紫府……而且只有境界可不行,也得打磨一番術法,尋一件趁手的神兵。”

    趙嘉澤考慮了一下,覺得這就是他當前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估計等到法術、神兵什么的準備好了,煉氣境界圓滿了,那個時候系統也應該打印出第二重境界的資料了。

    這樣子層層遞進,似乎日程也安排得滿滿當當的了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系統似乎是升級不了……”趙嘉澤覺得有些郁悶,法術還好說,那卷秘經上記載了諸多威力絕倫的神通仙術,雖然用不了,但是讓系統簡化還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唯獨就是神兵,他抱著萬一的希望,用掉了兩個每月一次的幸運大抽獎的機會,盯著裝備道具一欄來抽。

    結果兩次都只抽到了規規矩矩的東西,例如說冷月寶刀、金蛇劍、打狗棒什么的……的確也算是神兵了,可惜是武俠神兵,而不是仙俠神兵。

    他可是聽說了,那個騷包的白衣劍仙的長劍是用什么九天異鐵和地魄玄石鑄成的,不然也支撐不了元神境界的浩瀚力量。

    其他的元神真人也各有各的法寶,動輒就是千年銅精、烏光玄鐵所煉制而成……都不是一個畫風的啊!

    “也罷,機緣總在外面,我現在好歹已經邁入修行界了,也有資格在其中歷練了……”

    趙嘉澤思來想去,還是覺得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。這段時間以來,臨江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亂了起來,一天比一天亂,現在每天都能夠看見有修行者御劍飛行,從天上掠過。

    他認為這個舞臺的開啟,也是預示著這是自己應該出去,從低級到高級不斷刷經驗的時候了。
女校剑道部APP